养殖赚钱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养殖赚钱 > 蛋鸡养殖 > 正文
新闻资讯
【版庆征文02】天地无情时光最难留,人生幻梦岁月是神偷
发布时间:2019-06-13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原创

【版庆征文02】天地无情时光最难留,人生幻梦岁月是神偷

    第三次看《岁月神偷》,蜷在沙发上,新的音箱有蓝色的灯,多么讨厌,怀抱一个枕头正好挡住那亮光。

小烟头已安然入梦,这么淡这么轻柔的片子,有这么一大段的安静时光去留恋和沉沦,黑暗中没人看见我的泪痕。   「奶奶」  奶奶说:奶奶的奶奶曾经讲过,如果把自己最心爱的东西统统放弃,填满整个苦海,就能见到想念的亲人。   殖民统治下的压抑和阴霾笼罩,然而在永利街这处小巷,奶奶依然是一位安闲知足的老人。 她有两个儿子,一个在巷尾理发,一个在巷头做皮鞋,兄弟俩包办了一头一脚,奶奶颇感自豪。 奶奶是清朝人,她想进二长大后做警察,做长官,她才不管进二的理想其实是当太空人。 当有人夸孙儿聪明时候,她像所有老人一样,一边喜孜孜地自豪着,一边谦虚地说不算什么。   「爸爸」  爸爸说:做人最重要的是保住顶,保住这个顶,就不会被压垮。   爸爸总是猫在柜台后面做鞋子。

即便是在家里等米下锅的艰难时刻,别人要三天取鞋,他还不肯稍稍敷衍,坚持必须七天才能做完,能把职业当信仰般虔诚做到极致,是那个年代港人曾有的高贵一种。   大的小孩已经和姑娘约会了,爸爸还把妈妈叫姑娘,他说:这一条永利街,数你最好看。   进一最后一次输血,走投无路的爸爸当掉了那枚婚戒,他把二百块输血费递给护士,镜头推近,爸爸无名指上的戒指勒痕触目惊心,尽管我知没有这戒指约束他依然挚爱妈妈一个,但那寂寥的一圈勒痕,分明藏满了人生的风雨,岁月的艰辛。

  爸爸,你就是全家人的顶。

  「妈妈」  妈妈说:做人,总要信。

  爸爸是全家人的顶,妈妈便是越窗而进的阳光。   妈妈一张巧嘴,卖鞋排队打水买车票分月饼看电影,一切家常琐事难事她打理得那么妥贴。   当进一和进二在父亲发怒时像藤蔓在暑风中颤摇,一转头却乍乍瞥见妈妈含泪的眼光,那眼光叫人读懂什么是爱怜。

像云朵低垂下降,像星光坠如水滴,去抚慰不安的大地。   当爸爸感叹“鞋字半边难”的时候,妈妈说“鞋字也有半边佳”呀。 妈妈穿上爸爸做的那双第一天穿着就像旧鞋一样舒适的新鞋子,一步难一步佳,难一步佳一步,走向医院看生病的孩子去了。   是妈妈,让全家人在动荡艰难的日子里看到希望。 做人总要信。

信天,信命,信不可为也要为,信难字过后是佳字,信终有一天会见到两道彩虹。

  「进一」  进一说:听哥的,无论任何比赛,第三不算赢,第二也不算,只有第一才是。

  他是全家人乃至整个巷子里左邻右舍所有人的骄傲。

他是进二的英雄和守护神,他打得过谢贤打得过李小龙,他连得两届跨栏跑步冠军,他上着永利街所有家长和小孩向往的学校,进二总是欺负他的小孩说等我哥哥回来有你好看!  他才华横溢,身体好学业棒,还会弹吉他写歌。 听到收音机里播那首《我渴望自由》,写功课的他会调大音量,那首歌在进二心上印得有多深以至于他后来自然地会哼唱,他们兄弟俩听歌时陶然而混沌的美好就烙在我心上有多深以至于一闭眼就是他凝望收音机的样子就是进二侧头看哥哥时眼中的遐思。   病。 死。

爱别离。   幻变的生命竟是如此一本太仓促的书。 他还没有等到心爱的姑娘送来红彩雀日日守护,他还没有重新获得因为身体不舒服丢掉的那枚金牌……在进一身上,片子用最残酷的方式上演了生死。

岁月轻狂,再听进一唱歌已是隔世,唯剩唏嘘。

  「芳菲」  芳菲说:有些事,一辈子都会记得。

  喜欢他说起热带鱼头头是道,喜欢他田径场上遥遥领先,喜欢他林中看彩虹眷眷目光,喜欢他弹唱那歌儿款款情深。 进一,进一,如果有一天,我看见了两道彩虹,那是你,来自另一个遥远世界的微笑吗?  全家移民后哪有一天不想你。

终于央得父亲同意假期回去看你,你却已在病房度着无聊至极的日子。 生命的狂喜与刺痛,都在那顷刻宛如烟火。 买鱼归来赶不及你匆匆脚步,千般不舍万般眷恋亦只好原谅你星眸再无法亮起……  「进二」  进二说:我要一个人吃光一盒双黄莲蓉!  “一个人吃光一盒双黄莲蓉”是奢侈梦想吗?  那时,能走的都走了,台风的摧折,X国政府的盘剥,永利街尚且只似风雨中的一座驿亭,无可为家的岁月,类似的,还有做鞋爸爸的片刻小憩,唱歌哥哥的自己的吉他……这些在今时如许易得的事物,在那时却是难以企及的梦想。 动荡不安的社会给了人们太多艰难,许是苍天无颜开口,才借由这个不知事的小孩说出。

当他哭喊着这句话,爸爸动容,妈妈心酸,可以想见观众席上一片唏嘘和泪光。

  进二不像哥哥那么优秀。

福幼小学有两个老师,一个不喜欢他,另一个也不喜欢他。 他功课全差被罚站,还在欢乐地扭来扭去自我调侃恰恰恰,他偷金鱼店的小乌龟,偷电影院的夜光杯,偷寺庙的孙悟空像,偷米字旗,把金鱼缸套在头上当太空帽……  及至哥哥病势渐沉,爸妈的眼神越来越凝重,那晚爸爸问功课,中文教什么,他不再随口不知所谓地来一句“中文咯”,“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熟悉的童声琅琅吟咏,我就在那一刻泪如雨下。 岁月神偷,进二不再是小孩子!童年没有了,没心没肺的欢乐没有了,进二懂事了,我是那么若有所失,仿佛知道风霜就会毫不留情地揉皱他的脸,忧苦会日复一日压伤他的肩……继哥哥之后,他将有所担负,一夕成长的代价如此巨大!  他在苦海边放下了所有珍藏的心爱之物,可是亲爱的哥哥是永远不会回来。

苦海那么大,那么深,我们有再多心爱又怎能将它填满?  去北京治病时大伯的慷慨资助,老裁缝通知进一接电话时的一脸惋惜,晚饭时分孩子们各家餐桌乱窜吃东西的温情,一切一切,都随泛黄镜头湮没在了时光里。

  很巧的,这部电影跟我喜欢多年的另一部《秋天的童话》,都出自罗启锐先生、张婉婷女士夫妻之手。

  。

上一篇:德邦多元回报灵活配置混合A股吧

下一篇: 养老目标基金稳中有升

养殖赚钱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养殖赚钱www.52607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